我真的沒有惡意,但我老是惹另一半生氣-傾聽伴侶教戰守則

【本文轉自 消極心理師的人生改裝工程 未經授權,請勿任意轉載】


我有提到伴侶/夫妻之間的溝通問題,常常是經年累月的累積,讓我來形容的話,伴侶間的溝通很像是在玩踩地雷,而且是那種難度調到地獄鬼難級的程度,只要對方說一句話(有時候甚至是哼一聲),都可以掀起滔天巨浪式的爭吵,然後把史前時代的事情都翻出來吵。這些伴侶的溝通歸根結底是卡在哪裡?

這次我想先從伴侶間常有的,由「無惡意/無心的言行」挑起的爭吵開始談起。無論妳/你是明明沒有惡意,卻老是惹另一半生氣的那一方;還是總被另一半無心言行惹火的那一方,都可以參考以下文章思考自己與伴侶的溝通狀態。

我真的沒有這個意思,但我的另一半就愛借題發揮!

首先請大家看看以下這個家庭的範例:

「A先生跟B小姐是一對結婚六年的夫妻,兩人各自都有工作,並育有一子C,今年五歲,正在讀幼稚園。最近一個月來,幼稚園老師告訴B小姐說,C在幼稚園裡常常因為跟同學搶玩具發生衝突, 可能會推擠同學造成同學跌倒,或是沒有搶到玩具就會在教室哭鬧一個小時多,建議父母多關心小朋友的狀況。

B小姐在假日時告訴A先生兒子在幼稚園的狀況,希望A能多陪陪兒子,但是A先生認為兒子在家狀況都很好,應該是最近在幼稚園跟同學有點吵架,過一陣子就好了,要B小姐不要想太多。
B小姐對A先生的態度很生氣,認為先生都沒有把家裡的事情當做一回事,罵先生是不負責任的男人;A先生則認為自己有努力賺錢養家,錢都給B小姐管,回家還會幫忙洗碗,對於B小姐的指責也很生氣,因此罵太太無理取鬧。」

在伴侶諮商的過程中,伴侶間的談話可能就像這對夫妻一樣:一個人一直抱怨另一半的種種不是,抱怨對方好像聽不懂自己說的話,自己就算試著溝通,另一半也不跟自己溝通,好像對方根本無心在兩人的關係上;而被抱怨的另外一個人,則表示自己覺得很無辜,每次吵架都牽扯的好遠,自己真的沒有這個意思(沒有不溝通、沒有不用心等等),但為什麼對方要一直不依不饒?!而且每次吵架到最後都不知道在吵什麼。

以上述這對夫妻的例子,在諮商中B小姐可能會一直抱怨,先生叫自己不要想太多,都沒有關心自己對孩子狀況的焦慮,也沒有表現出照顧家庭的樣子;A先生則可能極力的在列舉自己為家裡做的各種努力,來證明自己沒有不負責任。但,這兩人的對話真的有交集嗎?

(可以的話在這邊停留思考一下,這對夫妻各自重視的是什麼。)

拼命揮舞,卻根本沒有交集的兩人

在諮商室裡面(其實在一般生活中也是),我們經常能看到這種情況發生:也就是一對伴侶好像在講同一個事情,但根本沒有在同一個平面上對談,簡直像兩個人在不同時空一樣。但若讓旁邊一個第三人來看這兩人的溝通,應該就能較清楚的看到兩人各自在意的是什麼。

B小姐最在意的是心中的焦慮跟害怕,擔心孩子出狀況、擔心自己沒辦法做好母親的角色,但卻一直得不到先生的幫忙,所以她只好一直在言語上告訴先生,甚至強度越來越強,到達了指責的程度;A先生則是最在意自己被太太指責、貶低,其中也可能引發先生的生氣、傷心的心情,因此一直努力地找例子來維護跟證明自己,但人一直在被指責跟維護自己的過程中,反應有可能會變得激烈,就像最後A先生反罵太太一樣(也有些人最後選擇消極離開現場)。

在這樣拆解兩人的行為跟心理之後,我們可以看到兩人在行為上是毫無交集的,甚至還一直彼此戳對方不爽的痛點,一個人其實是想討要伴侶的關心,卻表現得像指責;另一個人則是想努力的證明自己對家中的貢獻,卻看起來像在找藉口。如此各說各話下來的結果......理所當然就不會有任何結果。當我們能這樣理性分析的時候,這兩人的溝通方式真會讓人感覺到滿頭問號,也會讓人想吶喊妳/你們好好聽對方說話啊!可是事實上這種溝通方式才是我們平時會見到的常態,這又是為什麼呢?

因為成年人早就習慣了把自己最真實、原始的情緒感受藏起來,這種原初的情緒反應,在心理學上稱為「初級情緒」,通常指的是:傷心、生氣、害怕、罪惡感這幾種感受,但經過社會化的人們不太會輕易表現出初級情緒,取而代之的是經過思考、符合身處情境的「次級情緒。像前述的B小姐明明心中有害怕、擔心,卻表現的像是焦急、憤怒,而沒有辦法坦然的只是表達害怕,總是陷入指責先生引起的爭吵中。

這樣的狀況,真的還有辦法溝通下去嗎?

回到同一個平面上-感覺跟需求

假如今天伴侶之間的爭吵已經到達各說各話、各自有理的的局面,要溝通下去,我的建議是要設法讓兩人回到同一個平面上,而最好的溝通平面,就是兩人在衝突中的感受跟對彼此的需要,以下是四個讓我們能在同一個平面溝通的嘗試方向。

第一,「使用我訊息,說出需求」:

所謂的「我訊息」代表的就是說話以」作為開頭,而且說的是自己的感受,不是對對方的評價。像是「我現在很擔心孩子的狀態」、「我現在覺得很無助,很需要你跟我站在同一陣線」、「我覺得很受傷,面對孩子的狀況,我也覺得擔心,但我認為可以緩一緩。」等等,來取代「你」開頭的句子。

當我們善用我訊息時,一方面可以讓溝通的氣氛和緩,同時也是一個幫助自己放慢節奏、搞清楚自己狀態的方式,有時候我們在爭吵的過程會陷入想要爭贏的衝動裡,往往會在這種時候說出自己無心的話,讓爭吵越滾越大,這時使用我訊息可以讓自己回歸自己的感受,清楚現在真正的需求為何。

第二,「請求幫忙,不是指責」:

我訊息的使用有一個重點是「不互相打斷」,最好是讓一個人能完整地說完自己的話,另一個人先當傾聽者,避免中途打斷引發新的爭吵,或是單純讓說話的人思緒混亂。

因此在使用我訊息說出需求的同時,應該向自己的另一半釋出的是請求幫忙的訊息,畢竟我們溝通的目標應該是兩人能一起合作,面對關係或是生活上的難題,只是把對方指責到死、爭吵獲勝並不是我們的目的(或許有些人就是很想吵贏...嗎?)。

許多情侶爭吵,其實都是在吵「我才沒有妳/你講得這麼差!」,吵到最後,都是在吵爭吵中彼此詆毀、攻擊、中傷的那些事情,所以請放下互相指責的動力吧,雖然有時候就是很想訐譙對方一下(我知道,至少放到爭吵完再訐譙)。

但試著用「我們的關係遇到一點問題,妳/你可以跟我一起解決看看嗎?」的態度,大家會發現你的伴侶,比你想像的更有能力面對你們關係的困境。

第三,「溝通預演」:

平常生活中,或是在每次爭吵後,都可以撥出一點時間來討論一下:「我們上/這次到底吵了什麼?」,討論我們在爭吵中真正引發爭吵的不滿是什麼?我們真正的需要是什麼?假如下次有類似的狀況,我能做些什麼讓對方感受好一些,滿足到他的需求嗎?有哪些需求我可以回應?有哪些我們要協調的?

過去我遇到的很多情侶都告訴我說,他們其實除了吵架,平常根本不會講心裡話,所以我非常推薦大家在爭吵後,aka「兩人可以討論內在的珍貴時刻」,千萬不要錯過機會,好好地在這時候做溝通跟討論。

我把這種討論稱為溝通的預演,吵架是溝通的一種方式,同時也是一種關係中的危機,平常我們就應該對危機做準備,而不是臨到頭了才來緊急應對,總是緊緊張張的就容易出意外。

第四,「不定期評估」:

最近很紅的詞是滾動式修正,我覺得放到伴侶關係上也極為適用,關係本身就是一種動態平衡,一個人自己平常生活的狀況就千變萬化,心情也會隨之起伏,更何況是兩個複雜的成人相處,不太可能千篇一律。

因此,想要用一種相處模式就一直相處下去實在不現實,不定期評估是溝通預演的延伸,讓我們去誠實的去說自己對現在關係的感受、適不適合自己彼此、要怎麼改變。同時為感情可能會有的變動跟波折做預備,感情中的波折不必然是關係的結束,但一段關係越有變動的彈性,其實正代表關係中的彼此對關係的本質了解得透徹。

結語

這篇文章意外的很長,辛苦大家看到這裡。這篇文章希望獻給身處在關係中的兩人,maybe更多人。關係中的兩個人必須要在其中共舞、建立扶持的共識,有時候一個人的改變,就能連帶著關係轉變,這種力量之大是難以想像的。但若沒有人要踏出新的一步,或是另一個人總是沒有變化(變化不一定是跟上,也許是帶出新的節奏),那改變勢必無法成真。

最後的最後,若是真的溝通到你們認為的極限,仍沒有辦法形成可接受的關係共舞,那,離開這段關係,也是一種選擇。當然,關於離開關係的溝通又是一個大題目了,

最新文章

家庭生活

限時優惠
全部商品
CLOSE
已加入購物車
網路異常,請重新整理